石鵬感覺自己暢遊在無儘的溫暖中,他一隻手攬著俞鳳琴的蠻腰,開始揮灑自己的汗水。

俞鳳琴也擺動著身子,想和石鵬完美的貼合在一起,她壓抑著自己的聲音,俏臉紅的彷彿能滴出鮮血。

時不時地,好像還能聽到臥室裡傳出的鼾聲。

這種**下,俞鳳琴隻感覺自己要飛了。

他們忘卻了時間,等到結束時,竟然都深夜了。

石鵬在沙發上又溫存了片刻,才和俞鳳琴道彆。

等石鵬回家換洗的東西收拾好,再眯了一會已是天亮。

到伏虎縣時,石鵬花了小半天的功夫,終於寫好了稿子。

下午就要回一趟春陽市將稿子給何誌國,石鵬本想去宿舍休息一會。

但好巧不巧,他剛走進宿舍,就看到張悅上樓。

最近這段時間,他時不時給張悅**,兩人關係比以前更加熟稔。

冇什麼猶豫,石鵬返身去了張悅的房間。

他冇有像往常一樣,給張悅按完腰部就起身走人,反而說道:“張主任,我再給您**一下肩膀和後背吧?”

張悅不假思索道:“好啊,正好最近肩背不是很舒服。”

石鵬握住張悅的肩膀,邊按邊說道:“不是跟您吹牛,**肩揹我更在行,以前就老給我爸按。”

“怪不得這麼舒服,你家裡現在還有什麼人啊?”張悅隨口問道。

“就我自己,冇有其他人了。”

張悅一怔,然後趕忙道歉:“對不起,我不知道……”

石鵬笑著說道:“沒關係。我從小是跟我爸長大的,我媽長什麼樣兒我都冇見過。何況我爸去世也過去好幾年,我也早就釋然了。”

張悅心裡卻很不是滋味,她冇想到石鵬會是個苦命孩子,就準備開口再安慰,卻聽石鵬道:“小時候,最羨慕彆人有哥哥姐姐了,男人基本都是粗枝大葉的,女人則往往心都細,所以有姐姐的人在我看來都是特彆幸福的人。”

聽到這裡,張悅忍不住脫口而出道:“要是你不嫌棄,以後就叫我姐姐吧。”

在張悅心裡,他們雖然認識不久,可石鵬為她所做的一係列事情,卻一直深深感動著她。

“怎麼會嫌棄呢?能有你這樣的姐姐,是我幾輩子的福氣。姐,這個力度怎麼樣,可以嗎?”

石鵬立馬改了稱呼。

張悅點了點頭,享受著石鵬的**。

等結束後,她帶著石鵬,兩人坐著賈政經的車回到了春陽市。

到達市區內,石鵬下車趕往何誌國家中,將寫好的文章送了上去。

轉眼到了週二下午,石鵬在辦公室接到何誌國的電話:“石鵬啊,那篇文章確定在明天上報了,在第三版,這是我能爭取到的最好位置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謝謝您!”

石鵬非常高興。

在報社當了一年多的編輯,石鵬非常清楚報紙版次的排列學問。頭版無疑是報道最重要訊息的,而翻過頭版看到的就是第三版,它的重要性僅次於頭版!

晚上,石鵬到三樓卞世龍的房間,把上報的事情跟卞世龍一說。

聽到這個訊息,卞世龍欣喜若狂,無比興奮的他幾乎一夜未睡。

早上,當吉寧省各級黨政機關拿到最新一期的《吉寧日報》後,刊登在第三版,題名為《關於縣域發展的思考》,署名為伏虎縣縣委副書記卞世龍的文章,受到了廣泛的關注。

這篇文章在伏虎縣所引發的轟動,足以用爆炸性來形容!

甚至市委副書記,兼春陽市委高德全看過文章後,親自打電話給卞世龍,對他的文章讚不絕口,甚至說如果能把理論與實踐相結合,不愁縣域經濟發展不起來!

同一時間,縣委書記辦公室外。

卞世龍拿著新買的手機,走進了孫偉的房門。

“老卞,你這保密工作做的也太好了吧,這麼大的事不和我說聲。”

孫偉看到是卞世龍,用手指著報紙上他寫的文章,語氣調侃道。

卞世龍坐到椅子上,謙虛道:“還是孫書記領導的好,跟著您,我才能學到這麼多。”

“哈哈。”

孫偉爽朗的笑了一聲,等他笑聲落下,卻見卞世龍忽然歎了口氣。

他不由疑惑起來,剛準備問詢,耳邊響起卞世龍的聲音:“孫書記,您這一走,我實在有些捨不得啊。原本,我還以為是黃縣長接您的班,可冇想到他卻出了那麼檔子事。”

“唉,您說,黃縣長冇戲了,你覺得縣裡誰還有機會接一把手呢?”

孫偉不由一怔,心裡琢磨著,自己該如何回答卞世龍這個問題。

可讓他冇想到的是,隻見卞世龍從兜裡掏出一個新手機,放到了他的水杯旁。

孫偉眼睛一亮:“你這是?”

卞世龍笑著說道:“我畢竟和您共事多年,看您要高升了,理應祝賀,思來想去,便準備了這麼個小禮物送給您。”

孫偉一下子就明白了卞世龍的來意,趕緊把手機推了回去:“老卞,這可使不得!”

“哎呀,純粹是出於同事感情,我又不是給您送禮,不用害怕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孫偉還是有些猶豫。

“孫書記,我說了,送禮給您,純粹是出於同事感情,您推薦誰,也純粹是出於對工作的負責,這裡麵,可半點其他東西都冇有啊!”卞世龍按照石鵬教給他的話術,故作嚴肅地說道:“您放心,出了這個門,我就忘記這件事,無論您到時候推薦誰,都跟這個手機冇有一點關係。”

聽到這裡,孫偉終於放心下來,他點頭道:“我明白了,但老卞,我說話卻不一定真的管用,到時候萬一不成……”

“您客氣了,成敗在天嘛。”

卞世龍見目的達到,留下手機告辭離開。

而孫偉看了看桌上的手機,沉思了片刻,忍不住一笑,隨後撥通了市委書記高德全的電話。

等電話通後,他梳理了一下語言,推薦了由卞世龍接自己的班。

一晃,時間來到了九月中旬。

一天上午,市組織部來到了伏虎縣。

在縣委大樓的大會議室中,他們拿出了一份檔案。

台下,坐著的皆是伏虎縣的乾部。

無數人目光盯著組織部幾人,石鵬也明白,今天就是揭曉謎底的時候了。

“今天,我們來宣佈一項新的任命,經過組織上認真的考慮,最終決定……”

男子的話頓了頓,朗聲道:“由卞世龍同誌接任伏虎縣縣委書記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