意思就是這三位孩子中有一位百毒不侵!僅在腹中就有如此大的威能,出世之後我們王朝估計又能再添一位頂尖戰力!甚至能帶領我們王朝走向更高的層次!”

“來人送神醫回去,這些東西你拿著吧,反正我還多的是!”

葉勝天看著熟睡的夫人嘴角不禁露出一絲微笑。

不愧是老子的崽!

放心有爹和你皇帝叔在!誰都動不了你們!

“聖旨到!”

此時一位公公雙手捧著聖旨,來到葉府門前!

看到葉勝天出來,就開始宣讀聖旨。

“奉天承運,皇帝詔曰:赤虛國侵擾我朝邊疆,妄圖毒害護國大將軍妻兒!今日特命護國大將軍葉勝天點兵60萬發兵赤虛國!滅國!”

“臣接旨!”

葉勝天單膝跪地接過聖旨。

葉勝天接過聖旨之後站起身來往皇城看了一眼。

果然還是你懂我!兄弟在此謝過了!

葉勝天回到院內說道:“我出去一趟,隻需半月左右!在此期間你們保護好夫人!”

周圍冇有傳來迴應的聲音,隻是虛空中泛起道道漣漪。

當晚葉勝天直接點齊六十萬兵馬,浩浩蕩蕩的發兵赤虛國!

一路上,無數小國顫抖大國觀望!

這次又是哪個國家惹到這個瘟神了?

還在腹中的葉辰並不知道,因為自己差點出事他爹就直接親自帶兵滅了一個國家!

“係統抽獎抽獎,22次全部抽掉!”

“叮,恭喜宿主獲得魅力提升。”

“叮,恭喜宿主獲得二十噸黃金!”

“叮,恭喜宿主獲得仙品功法,混元大羅決!”

“叮,恭喜宿主獲得先天靈寶,元屠劍!”

……

葉辰心跳越來越快,今天隻是前十發就出了兩件頂級好貨!

這後麵的東西得有多好?

“叮,恭喜宿主獲得混沌聖邪體(品級未知)!”

……

葉辰聽著係統的提示音直接愣住了!

混沌聖邪體?

後麵12發就出了個這個?聽起來逼格好像還不錯!

一大段記憶突然如同潮水一般湧入他的腦海之內!

混沌聖邪體,一種超越了理解範圍之外的未知體質!

目前隻知道擁有極聖和極邪兩種屬性!

其他一概都處於未知狀態!

按理來說,兩種力量都處於頂級!而且相互剋製衝突!不應該同時並存!

但是這種體質就達到了這種微妙的平衡!

不僅是天生的聖人之體,更是天生的邪魔之軀!

隨著葉辰身體的不斷變化,一旁還在熟睡的兩女也醒了過來。

感受著從葉辰體內傳出來的恐怖氣息,兩女都大為震撼!

神與魔同時並存?

不!兩種力量都已經超脫了普通的神魔層次!

就算是活了,不知道多久的兩女,一時之間感受著這種氣息,都是一陣發愣!

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瞪著葉辰。

難道是上麵的某位天仙轉世?

難道是上麵的某位邪魔轉世?

兩女一瞬間就給出了自己的猜測!但是仙與邪魔,這兩個種族早早就在遙遠的太古時期就已經銷聲匿跡了!

如果存在的話,世界的主人就輪不到他們神與魔了!

在他們上界對於這些東西的瞭解都處於朦朧狀態!

普通的凡界,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存在?

說不定真的是某位同時相容了仙與邪魔的存在轉生!

不然還有誰有資格與本帝一起轉世?而且還在同一個孃胎裡!

“也罷,日後慢慢修行路多一人陪伴也是好事!”

蘇依雲看著葉辰口中喃喃道。

歐陽卿鳳絲毫不掩飾。

“小可愛,等你出來之後,姐姐會好好**你的!”

歐陽卿鳳本來就是魔帝!唯恐天下不亂的存在!

如今多了這麼一位妖孽的弟弟,自己定當率先**成自己這方的人!

怎麼能讓這個九天玄女搶了去?

一瞬間葉辰就變成了兩女之間的搶手貨!

兩女在同一時間決定要好好**一下這個弟弟!於是看向對方的目光越發變得不善起來!

葉辰卻陷入了沉睡之中。

在一片朦朧之中葉辰感受著身體裡麵兩股極端的力量!

他的身體彷彿在天堂與地獄之間來回穿梭!

兩種極端,搞得葉辰都快要崩潰!

就在此時,靈魂深處突然出現了一個朦朧的身影!

這道身影所在的地方,是他完全冇有見過的,甚至聽都冇聽過!

就算是係統給的記憶,裡麵也冇有絲毫的記載!

一種恒古而又神秘的氣息撲麵而來。

彷彿是黃粱一夢一般的虛無縹緲!似乎存在,但卻又無法觸及!

朦朧之中葉辰依稀可見這個身影,腳下踩了一朵蓮花,頭頂頂了一個不知道什麼東西,手上還拿著一把巨斧!

麵對前方來犯的敵人,絲毫不留情麵!

每一次揮出手中的巨斧,必定會有一位極強的敵人隕落!

不知過了多久……所有敵人全部隕落!

男子屹立在屍山血海上,突然轉過頭望向他!

葉辰被嚇了一跳!

“我在這等你……”

隨後神秘男子大手一揮葉辰眼前的畫麵瞬間消失!

在葉辰額頭上,一道青色的蓮花印記開始出現!

隨後又是一道記憶出現在葉辰腦海之中!

正是有關於混元大羅決的記憶!

整片混沌大羅決如同刻在了葉辰腦海裡一樣!

這本功法的深奧,遠非他現在所能理解!隻能淺顯的看懂一些!

但就是這一些也足夠讓他在胎中領先他人無數年!

又是一個月過去,夏馨玉躺在床上望著窗外淅淅瀝瀝的小雨,臉上突然浮現出一抹痛苦的神色。

不久之後麵色又緩和了下來,帶著母愛一般慈祥和藹的笑容輕輕撫摸著高高隆起的肚子。

就算是懷孕了,也難掩她絕代的風華!

彷彿一朵青蓮一樣,隻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!

“夫人,根據神醫的診斷,孩子們過段時間就要出生了吧?”

葉勝天輕輕握住夏馨玉的芊芊玉手,一臉興奮。

夏馨玉也是含笑點了點頭。

“為了這三個孩子,她等了太久了。”

這段時間葉勝天整個人都快憋壞了!媳婦懷孕,青樓自己又不敢去!

問題隻能全靠一雙手來解決!

“等這幾個兔崽子出來,我非得好好出口氣!”

葉勝天裝出一副張牙舞爪的樣子看著夏馨玉的肚子。

“你敢?”

夏馨玉一把推開葉勝天,杏目圓睜!一副堅決護犢子護到底的模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