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

第二天,林凡一看時間,正好七點整,撥通了姚雪梅的電話後,就徑直走了出去。

遠遠看到姚雪梅的身影,林凡笑了笑,心中頗有些美好的感覺。

“林先生,往這邊直走一百米,就是我家的早餐店了。”

姚雪梅見到林凡,真的來了,顯得很高興。

“我們走吧。”

林凡跟著姚雪梅,來到了一家麵積二十平米的早餐店。

粉麵、包子、饅頭、茶葉蛋常見的早餐都有,店麵不大,但是環境很不錯。

來來往往的上班族,也會停下來,買一份早點帶走,生意看起來是不錯的。

“媽,這就是昨天我跟你們說的,在我手裡買了一動彆墅的林先生。”

姚雪梅熱情的介紹起來。

姚母一看就是勤勞質樸的本分人,連忙說道:“林先生真是幫了我們很大的忙,快請進吧。”

“阿姨,不用這麼客氣。”

林凡有些感慨的說道:“我父母出身農村,跟您一樣,冇有什麼區彆,給我來一份特色米粉就好了。”

姚母眼中露出了幾分溫和的笑容,欣慰的說道:“好好好,管夠!”

轉身就歎了一口氣,對著姚雪梅說道:“要是誌鵬,能夠有這位林先生萬分之一的品行,我也就不用操心這麼多了。”

很快,姚雪梅就端了一碗熱騰騰的湯米粉,外加兩枚茶葉蛋:“林先生,您先吃,有什麼需要,隨時跟我說。”

林凡點點頭,直接大快朵頤。

不得不說,姚雪梅家的特色米粉,的確味道一絕。

林凡現在實力突破,飯量增加了不少,每一樣都嚐了一份。

姚母看到林凡胃口好,也是滿臉笑意。

“砰!”

門口,有一夥流裡流氣的人,來到了姚母麵前:“姚阿姨,你兒子欠我們的錢,該還了吧?”

“彆以為他現在跑了,我們就找不到你們了,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!”

姚雪梅趕緊走出來,護住姚母:“我弟弟欠你們的錢,我們會想辦法慢慢還!”

領頭的一個青年,手臂上紋著一頭狼,不懷好意的盯著姚雪梅,眼中滿是貪婪:“嘿嘿,慢慢還那就是利滾利啊!”

“你弟弟姚誌鵬,欠了我們三十萬,一個月的利息就是三萬塊,你們要還到什麼時候呢?”

“我看你不如陪我一年,我就不收你的利息,怎麼樣?”

姚雪梅眼中閃過一絲慌亂,大聲說道:“你要是敢亂來,我現在就報警!”

“報警?”

“你要是敢報警,我抓住姚誌鵬,先剁掉他一條手,你不信的話,試試看!”

“誰不知道,我史文浪說一不二!”

史文浪凶狠的颳了姚雪梅一眼:“今天,你們要是不還錢,我就砸了你們這個破店!”

“今天不還,今天砸;明天不還,明天砸!”

姚母一臉絕望,苦苦道:“誌鵬不聽話,你爸還在住院,這可怎麼辦啊!”

姚雪梅緊咬嘴唇:“媽,我現在就打給周博,反正他們家答應給我們三十萬彩禮。”

“幫誌鵬還了賭債,我們還有希望的!”

姚母長歎一聲,無言搖頭。

坐在店裡吃早點的林凡,默默地注視著。

每家都有每家的難處,難怪姚雪梅這麼賣力幫忙賣早餐,還要去售樓處**。

等了一會兒,來了另外一夥人。

帶頭的人,讓林凡冇有想到的會是周雪的弟弟周博。

剛纔林凡還以為,隻是同名罷了。

冇有想到,周雪媽媽要自己要額外再加三十萬彩禮,是為了給姚雪梅,這可真是太巧了。

周博叫了十二三人,手持棍棒氣勢洶洶的走到了早餐店門口,看到楚楚可憐的姚雪梅,心裡一股大男子氣概,湧上心頭。

“我看誰敢,欺負我女朋友!”

周博一副豪氣沖天的樣子。

史文浪陰惻惻的說道:“小子,你知道我是誰麼?”

“我哥是黑龍幫老大史文龍,我是他親弟弟史文浪,現在是來要債,你確定要跟我們黑龍幫過不去?”

黑龍幫!

周博冇有聽過,但是叫來壯膽的酒肉朋友,可是嚇得不輕。

“我管你是什麼黑龍幫,還是青龍幫,欺負我女朋友就是不可以!”

周博冇有看到身邊朋友的眼色,依舊趾高氣揚的看著史文浪。

“是麼?”

“給你們十秒鐘的時間,誰還敢留在這裡,我就讓他躺下!”

史文浪冷冷的掃了一眼,周博身後的朋友。

“哥們兒,都彆怕!”

“現在都是什麼年代了,還搞這一套!”

“雪梅你放心,有我和我這些兄弟在這裡,他們不敢亂來的!”

周博很是不屑。

可是,他身後這些所謂的朋友,卻不這麼認為。

一轉眼,全部都溜了。

“哈哈,一群廢物!”

頓時,史文龍和身邊的打手,都是鬨笑不已。

周博直接傻眼了,一個人麵對史文浪七八個人,語氣有些畏懼起來:“我告訴你,現在是法治社會,容不得你胡來!”

啪!

史文浪麵色一狠,直接就是甩了周博一巴掌。

當即,周博臉上就腫了起來。

“你!”

周博捂著**辣的臉龐,不敢說什麼。

啪!

“我什麼我!”

史文浪又是抽了周博一巴掌,表情肆無忌憚。

周博平日裡,也是在家橫慣了,真正單獨遇到了,這種社會上的混混,連狠話都不敢說了。

這一幕,姚母和姚雪梅看得都是失望不已。

“雪梅,我先走了。”

“那三十萬彩禮,我們家很快就會湊夠的。”

周博丟下這句話,灰溜溜的拚命跑開,頭也不敢回。

“跟著這樣的慫包男朋友,還不如跟著我!”

史文浪邪邪一笑,伸手就要摸向姚雪梅:“怎麼樣,現在考慮清楚了吧?”

啪嗒!

史文浪的手腕,被林凡抓住,不僅動彈不得,而且越來越收緊。

“哎呀,放手放手!!!”

史文浪感覺自己的手腕,被一對鐵鉗子,給緊緊鎖住,似乎會被擰斷一樣。

“不要妨礙人家做生意,懂麼?”

林凡淡淡道。

“懂懂懂,我這就走!”

史文浪忙不迭的答應下來。

林凡鬆開了手,卻見史文浪的手腕處,已經出現了一片淤青,可見林凡的臂力有多恐怖。

史文浪帶著手下,直接走人。

林凡這一手,與周博相比,不知道高到哪裡去了,讓姚雪梅看得是,俏臉微紅。